手机版
微信
微博
| 广告服务
今日昆山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原创 • 追梦 » 青梅

青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5-24  来源:昆山日报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两小无猜天真无邪的童趣稚儿,一个将竹竿当马骑,一个把玩手里的青梅枝,透过文字似能听到清脆悦耳的笑声。又有“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一个青春活泼的少女,那种欲走还留,欲语还羞,欲抬头又低眉的形象,活脱脱就是一幅生动的仕女图啊。为何用青梅当了道具?不是清高孤傲的梅花么?更有意思的是,《诗经》中有一篇《摽有梅》,从“其实七”到“其实三”再到“顷筐塈之”即用筐来抬,完全就是大龄剩女急着嫁人的表白啊,眼看着枝头成熟的梅子一颗颗掉落,那就是所剩无多的青春韶华啊,姑娘哪还顾得上矜持:谁想娶我?今天就是吉日。你来,我就跟你走!两千多年前的古人,丝毫没有忸怩作态,率真大胆得可爱。

后来想想,以梅入诗,莫非梅象征着“媒”?青梅,正是青嫩的梅子,惹人爱怜的青春美少女。很喜欢聊斋故事中的一则《青梅》,伶俐聪明、为人作嫁的狐仙青梅,归根结底还是一个穿针引线的“媒”。

青梅亦称梅子,因其酸,非常深刻的酸,并不宜直接入口。一般是用来泡酒,选九分熟的青梅,洗净,晾干,并冰糖或蜂蜜,泡入低度粮食酒中,以陶瓮密闭放好,三个月开瓮即得晶莹剔透、甘冽爽口的美味青梅酒。尝一尝,微微有些水果的甜柔,又兼具粮食酒的绵长香浓,还真是好滋味。梅子黄熟时,正值江南梅雨季,整日里滴滴答答的雨声,气压又低,溽热得难受,既嫌梅子留酸软齿牙,莫如疲倦慵懒初醒时,于浓绿的芭蕉阴里,来上一杯青梅酒,冰镇的,再“咔嚓”尝两口半青半黄的梅子,顿觉怡神旷心,烦闷俱消,倒也令人陶醉。医家说,青梅酒还有开胃、去风湿、抗衰老之功能。只不知这青梅酒是不是曹操、刘备谈论天下英雄时喝的“青梅煮酒”,若不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纯粹三两知己,把酒闲聊,杯中搁一俏丽青梅,如宋词小令一般养眼怡人,倒真是人生一乐。好像水果蛋糕中,有时也点缀一两只青梅,虽是配角,却也难忘。

在桂林旅游,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一种叫作“酸嘢”的当地特产,将芒果、菠萝、石榴、黄瓜、萝卜、杨桃、木瓜等,泡入一种特制的酸卤水中,其中就有青梅。蓦一入口,只觉酸得难受,但很快就能适应,原来是酸中带甜,酸得含香,只觉味蕾一下被唤醒了似的,脆刮刮的青梅,看上去又圆润翠绿得漂亮,真让人胃口大开。

以糖、盐、醋腌渍的青梅,即是话梅、乌梅、茶梅、紫苏梅,品种多了去了,边看电影,边逛街,边吃一两枚,酸酸甜甜的,正是热恋的滋味,甚得多情小儿女们的喜爱。

那日读到钱枚《微波词》,说梅熟时节,节物登盘,望窗外风风雨雨,油然忆起亡妻制青梅酒,“亲手搓娑”,“青钱细簸,白蜜生腌,红瓷封贮”,何等温馨与热闹。然这已是十年前事,如今时光杳渺,琴弦已断,梦也断,“剩微酸一点,常在心头留住”。永生难忘的一点青梅酸,却是亡妻的至诚爱意——这是最令人伤感的青梅了。

 
  作者:朱秀坤   责任编辑:项怡瑾
 
[ 文化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文化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微博

广告服务:0512-36889101|邮箱:kf@jrkunshan.cn

©2012-2018 jrkunshan.cn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5500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