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微信
微博
| 广告服务
今日昆山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原创 • 追梦 » 老弦 (小说)

老弦 (小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6-12  来源:昆山日报

明清至民国,江南水乡时兴小型简便、深受百姓喜爱的坐唱戏班——“堂名”戏。由班主牵头,召集七八位弹拉吹打说表念唱无所不能的民间艺人,组成一个班子,起上“福寿堂”“永乐堂”“荣华堂”之类的堂名,带上胡琴、笛子、琵琶、弦子、木鱼和大大小小的锣鼓家什,带上自已编创的《天官赐福》《上寿送子》《荡湖船》和《牡丹亭还魂记》等剧目,应邀去各地乡镇,演唱昆曲,演唱滩簧,演唱民间小调,演唱锡剧,演唱申曲(沪剧),演唱绍兴戏(越剧)。当然,唱啥演啥都得让东家满意才好。也就是,“堂名”班要根据替孩子过生日、替长辈办寿筵和红白喜事等不同的场合,分别选定合适的剧目。至于,是请一个“堂名”班,还是请两个“堂名”班?是请“小堂名”班,还是请“大堂名”班?是唱一出戏,还是唱两三出戏?是演一天,还是演两三天?那得看东家的经济实力和筵席场面大小而定。

我爷爷是“庆福班”的班主。“庆福班”演艺高超,名声远播,来自四邻八乡的邀请应接不暇。也就是,除了刮大风、下大雨和降暴雪等恶劣天气,一年四季都在走村串户演唱“堂名”。

我爷爷身为班主,当然弹拉吹打说表念唱样样拿得起来。尤其是,爷爷拉得一手绝好的胡琴。这么说吧,爷爷拉出来的胡琴声委婉动听,如歌似泣,常常让人听得如痴似醉,欲罢不能。

一次,“庆福班”应邀去镇上一户张姓人家的庆寿宴上唱“堂名”。

消息传开后,全镇老少如同潮水般涌向张姓宅院。

张姓人家有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很有些音乐天赋,并且很想学拉胡琴。这次,就想趁我爷爷上他家唱“堂名”的机会,拜我爷爷为师。

演出前,我爷爷特地抽出时间,手把手地教男孩拉胡琴。但男孩父亲提出让儿子正式拜爷爷为师,并且备好了两大甏才用新米酿成的“十月白”好酒、三大包品质优良价格不菲的烟丝和四条色彩鲜艳质地柔软的织锦缎被面等拜师礼品时,爷爷却没有答应。

张姓父子不悦。

爷爷坦率地对男孩说:“你家有些田产,家底不薄。唱‘堂名’太辛苦,一年四季风里来雨里去,有时还要受别人的气。我怕你受不了,所以……”

后来,男孩趁爷爷和所有演出人员去吃午饭的当口,走到厅堂墙脚边,偷偷地操起爷爷的一把古色古香的红木胡琴,躲进屋背后的小竹园,企图过一把拉红木胡琴的瘾。但可惜,爷爷把琴弦松了下来。男孩大胆地试着调弦——“5——1——”。但终究紧张,手掌里出了汗,滑滑的,怎么也拧不动外弦轸子。情急之下,男孩把裤管当抹布,擦干手掌里的汗水,咬紧牙,使劲地拧轸子。大约拧过大半圈时,忽然听到“嘣咚”一声脆响。

糟糕,外弦断了。

男孩一下蒙了!怎么也不敢回到厅堂。最后,只好把断了外弦的红木胡琴悄悄地放回原处。

直至吃罢午饭,稍事休息,演出正式开始那一刻,爷爷才发现胡琴上没了外弦。

“是谁把琴弦拧断了?”

“没了主胡怎么能伴奏?”

“看一下,琴箱里有没有外弦?”

“没有。”

演出时间已到。

厅堂里嚷声纷扰,乱作一团。

我爷爷非但不着急,不嚷嚷,还带着微笑,对副胡琴手使了个眼色,说:“没事,照常演出。”

“不用主胡伴奏了?”副胡琴手不解,问。

“由你这把副胡当作主胡吧。”爷爷说。

结果呢,谁也没想到,爷爷居然只用一根老弦(内弦),依靠左手四个手指和虎口,灵活自如地变换指法,不停地大幅度滑动把位,并且让右手相应地使出应急性弓法,最后,硬是让独弦胡琴以轻快跃动、亦庄亦谐的韵律,融入主胡、竹笛、唢呐、扬琴、琵琶和铃铛等乐器之中。

演出结束后,男孩父亲决意给“庆福班”加些报酬,但爷爷说啥也不肯多取报酬。

 
  作者:高巧林   责任编辑:项怡瑾
 
[ 文化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文化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微博

广告服务:0512-36889101|邮箱:kf@jrkunshan.cn

©2012-2018 jrkunshan.cn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5500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