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微信
微博
| 广告服务
今日昆山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原创 • 追梦 » 小瓜

小瓜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6-13  来源:昆山日报

在我老家,西瓜之外的香瓜,统称为小瓜。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讲的是因果关系,在农人看来,什么瓜种子出什么瓜,因此,瓜地里最大的瓜,肯定用来做种的,农人用草盖严实了,防止不小心被人摘吃了。

小瓜的品种繁多,每一样瓜,风味迥异。端午前后,酥瓜上市。酥瓜白生生外皮,用手一掐,两半,先把里面的瓤子吸了,甜甜的、凉凉的,沁人心脾。也有人家遇到红白喜事,白糖拌酥瓜,凉菜,下酒。酥瓜中,最好吃的莫过红种酥瓜,青色的肉,赤红的种子,百吃不厌。

最常见的小瓜,是花皮瓜。这种瓜南方却罕见。有一年暑假,我带了几个回来,没人识得。花皮瓜中,锥把子瓜最有名,手里握着瓜把子,一点点咬下去,解渴也解饿。父亲活着时,最爱买的瓜是花皮瓜,一买就是一篮子。那时没水果刀,父亲便用钢笔帽子削瓜,倒也利落。 安徽马鞍山生产的“新农村”牌子的钢笔,胖乎乎的,估计在设计之时,考虑到削瓜的功能吧。

小瓜中的翘楚,应该数芝麻瓜和九道青。芝麻瓜,以其种子像芝麻得名,瓜肉十分香甜;九道青,顾名思义,瓜的外表有九道经线,拳头般大小,一捏瓜汁喷一脸。这种小瓜,群众公认度高,怎么夸它都不过分。近几年,家乡又多了一种叫“白糖灌”的小瓜,甜得有点腻人,现在生活好了,甜怕了,“白糖灌”没多少人爱吃。

乡亲们爱在花生地、芝麻地、黄豆地套种小瓜,自给自足,放开吃。遇到雨天,晚上生火麻烦,一家人一人一个小瓜,了事。农人淳朴,瓜地里不搭看瓜的瓜棚,不担心被偷。闰土说:“走路的人口渴了摘一个瓜吃不算偷的。”我老家也是。走在路上,遇到熟人背柴禾,顺手从筐里掏一个小瓜递给你。这是常事。家里来了客人,切瓜吃——小瓜就是乡村的水果。

我小时,母亲一次去黄豆地里捉黄丝虫(菟丝子),发现了一簇瓜蔓缀了一只熟透的花皮瓜。母亲扭下瓜带回家。喷香的小瓜,诱人。母亲均匀杀开瓜,每人分了一小片。小瓜裹挟着田野的清香,入口糯香,连种子都一起吃了。这是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吃瓜经历。多年后,每每见到花皮瓜,便回想起那只花皮瓜。只是,母亲早已忘记这件事了。

乡村空地上,经常会冒出些瓜芽子。有些孩童,吃了瓜种,随地“埋地雷”,久了,居然长出了长长的瓜秧。这种瓜,叫“掉腚瓜”,当然没人吃。不过,也算是乡村特有的图景。

我考研那年,复试时,认识了南方女孩欧阳。我和她提起皖北家家户户桌子底、床底放满了瓜。她觉得难以理解。后来,我才晓得城里人吃瓜非常矜持,不像我老家,瓜是可以当饭吃的。窃以为,“吃瓜群众”这个短语指代的应该是我的父老乡亲——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

 
  作者:丁 纯   责任编辑:项怡瑾
 
[ 文化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文化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微博

广告服务:0512-36889101|邮箱:kf@jrkunshan.cn

©2012-2018 jrkunshan.cn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5500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