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微信
微博
| 广告服务
今日昆山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原创 • 追梦 » 黑虎(小说)

黑虎(小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6-13  来源:昆山日报

王峰家的住房即将要从乡村动迁到城里了。

王峰和他妈妈争执着家猫黑虎的去留问题——

“把黑虎送给外村姑姑家吧。”妈妈说。

“不!”王峰口气决然。

“村庄动迁后,我们就得跟城里人一样,住上钻不进老鼠的商品房,养着黑虎还有什么用?”妈妈说。

“我们把黑虎当宠物养呗。”王峰说。

……

一天,一拔头戴安全帽、手持木棍铁锤和铲挖工具的拆房民工,声势浩大地开进王峰家所在的村庄。

数十、上百年岁的粉墙黛瓦訇然倒塌。

王峰一次次地呼唤黑虎,寻找黑虎。

黑虎一惊一乍,不敢靠近王峰。

一辆橘红色的“长臂”铲车辗着砖瓦狼藉的村道,轰轰隆隆驶到王峰家房屋前。“长铁臂”铲倒王峰家房屋上的最后一堵山墙。空气中腾起一堆巨大的蘑菇状烟尘。王峰听到了黑虎的一声尖厉凄惨的嘶叫。

没过几天,王峰一家真的跟城里人一样,住进一套沿街、三层高、三室一厅二卫的商品房。

一连几天的放学时光,王峰总是情不自禁地来到老宅废墟上,凝望暮色里的残垣断壁,思念仿佛依然活着的黑虎。

一个夕阳通红的傍晚,当王峰走近老宅边的一丛枯树枝时,一个机灵而神秘的身影犹如一团黑色的火焰,沿着四五米长的空中弧形 “轨道”,倏地掠过王峰眼帘。

王峰瞪大眼睛,一看,黑虎还活着!

黑虎犹如硝烟弥漫中的最后一位坚守阵地的勇士,血红着坚毅冷峻的双眼,飘散着脏乱不堪的毛发,跃动着刚健而柔软的身形,奋勇追扑着因同样失去“家园”而四处逃窜的老鼠们。

当然,老鼠太多,黑虎只能一一把它们咬死,让它们静静地安眠在昔日的“故土”上。

“黑虎——”王峰大声呼唤。

黑虎驻足,回头,舔着鼠血淋淋的嘴巴,陌路人似的,怔怔地看着王峰。

王峰慢慢地走上前去。

黑虎犹豫片刻后,迅速逃遁。

王峰一边急切地呼唤黑虎,一边当当当地敲响从老宅废墟里捡起来的猫食盆。

黑虎听到熟悉的当当当后,如同噩梦初醒一般,将储存在头脑里的美好记忆一一地激活,然后,一步步地趋近王峰。

王峰把黑虎抱进商品房时,妈妈正在厨房里做晚饭。

王峰蹑手蹑脚,来到阳台,把黑虎安顿在一只垫上一层层旧棉布的空纸箱里。

正是这一刻,王峰惊讶地发现,黑虎好像怀小猫了。

灯街亮了,霓虹闪了。

阳台下面的马路上车水马龙,汽笛声声;附近哪家新开的歌厅里传来频率不低的“蓬嚓嚓”;从周边几户装修人家屋里送过来的敲墙、电刨等诸多声响也很热闹。

黑虎一边紧张兮兮地看着王峰,看着明晃晃的阳台窗,一边支起警觉的耳朵,愣愣地听着周遭的一切。

夜半,梦乡里的王峰突然被黑虎的莫名叫声所惊醒。

妈妈拉亮电灯,大声埋怨王峰:“你个小冤家,真把黑虎带回来了!”

黑虎生下一对活泼可爱的小宝宝时,王峰已经把阳台上的简陋纸盒换成了漂漂亮亮的彩塑“猫房”,已经把猫食盆里的鱼汤拌饭之类的传统食料换成了松脆可口的颗粒“猫粮”。

可惜,黑虎不领王峰的情,或者说,一点也不会享受时尚舒畅的新生活。

一个阴雨绵绵、天气冥冥的傍晚,因为暂且没有歌厅里的“蓬嚓嚓”和马路上的车轮、汽笛声,所以王峰家的阳台显得很安静。

王峰端着半碗颗粒“猫粮”走向阳台。

才给两只小猫咪喂过奶的黑虎一听到王峰的脚步声,就倏地从彩塑“猫房”里耸起身来,然后,伸长脖子,温柔而急切地叫唤着。

这时,一阵震耳欲聋、令整幢楼房微微颤抖的电锤声突然从邻居家的阳台墙上传递过来。

王峰猛然一惊,立即俯下身去,希望能安慰黑虎和它的宝宝们。

黑虎叼起两只小猫咪,从彩塑“猫房”里腾空而起,然后,迅速穿过半开半掩的阳台窗,决然地跳了下去。

当它那个风筝般翩然飘落的身影无声无息地触到坚硬的混凝土街面后,王峰立即跑下楼去。

可惜,王峰并没有见到黑虎和它的宝宝们。

“黑虎——”王峰一遍遍地呼喊着黑虎,一天天、一月月地寻找着黑虎。

 
  作者:高巧林   责任编辑:项怡瑾
 
[ 文化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文化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微博

广告服务:0512-36889101|邮箱:kf@jrkunshan.cn

©2012-2018 jrkunshan.cn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5500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