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微信
微博
| 广告服务
今日昆山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原创 • 追梦 » 电话与人生

电话与人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7-15  来源:昆山日报

今天,一心谈论5G的人们,是绝对想象不出当年邮电支局接线员的繁忙的。机房里红灯闪烁,塞子插拔,喂啊喂啊的叫喊声,从早到晚响个不停。那时候,有了十万火急的事情才打电话,而安装住宅电话的很少,常常依赖弄堂口阿姨的传呼,接一个电话总是费尽周折。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曾当过一阵电信局线务员,驾着小轮船在水乡查线、布线,还学会了用脚扣爬电杆。记得有一次接到紧急通知,通向上海的线路突然中断,必须立即抢修。在凛冽的寒风里,我们查线查到苏沪交界处的鳗鲡洲。这是淀山湖的一条港汊,水面很开阔,却尚未架桥,电缆线就铺设在水底。带班师傅非常有经验,很快推测出水底电缆出了故障,估计是被运输船的铁锚刮破了。于是竭尽全力把电缆从河底拉起,一寸一寸地仔细检查。河水冰冷彻骨,寒风像刀子一样切割皮肤,但谁也不敢懈怠,直到查出故障并修补完好。

那时候打电话,是用手柄哗哗摇的。从磁石式到共电式,从人工接续到自动拨号,从四位数号码到八位数号码,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转眼间,有了移动电话,手机像砖头那么大,称之为“大哥大”。很多人在公众场合拿出来炫耀。又转眼间,手机在哪个角落里都普及了,人人口袋里装着一部。继而,智能手机超越电话,演变成了一部微型电脑,看电影、读书、炒股、检索、拍照,简直是无所不能,远远超越了古人所憧憬的顺风耳、千里眼。以前是捧着书本,一不小心撞上电线杆。现在是捧着手机,一不小心撞上汽车。昨天,10000号服务小姐问,为什么那么多的流量不用掉?我一愣,回答道:怕时间支付不起呀。

但无论如何,手机已经跟我们须臾难离。有一个朋友在小长假后,欣喜地群发了一条短信,说整整五天关闭手机,竟变得耳目清新、身手轻捷,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可惜他不敢关机七天。一上班,又是24小时待机。主宰一切的,无非是铃声、提示音和层出不穷的图片、文字。嘀嘀一声,神经就绷紧了。假如在关键时刻突然没电,又找不到充电器,简直能把人逼疯。

平心而论,仰仗于现代科技,小小手机使生活变得十分便捷。你想要的一切,打开手机几乎都能办到,且以日新月异的姿态提升,甚至雄心勃勃地打算植入全世界。不怕你追赶,只怕你赶不上。但与此同时,一部手机差不多是一把枷锁,把人牢牢钳制住了。你跑到天涯海角,即便是在荒无人烟的南极冰盖上,都可能有电波追踪而至,让你不得安生。可假如没有手机,你去试试!

然而,家书抵万金的拘牵、断肠人在天涯的悲凉、把酒话桑麻的喜悦、共剪西窗烛的温馨,复又何处寻觅?人,是永远脱离不了情感滋养的,手机智能,终究冰凉。动动手指,召来外卖,却失去了烹饪的乐趣;输入语音,传送问候,却不复有亲情的欢聚。

科技真有这样的魔力,它让习惯于在大地跋涉的人们生出一双翅膀,在广阔的天空中飞翔,飞得越来越高,也越来越远。生活的时间与空间无形中被延伸了。可是当你感到疲乏,想要寻找一个歇息的落脚点时,却无法停止飞翔,甚至连飞翔得慢一点都难以自主。

人们殚精竭虑地让智能手机取代自己的劳动,释放时间。殊不知,人类恰恰是经由劳动,在漫长的时间中,从类人猿演变而来的。人生就是这样矛盾。

 
  作者:陈益   责任编辑:项怡瑾
 
[ 文化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文化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微博

广告服务:0512-36889101|邮箱:kf@jrkunshan.cn

©2012-2018 jrkunshan.cn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5500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