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微信
微博
| 广告服务
今日昆山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原创 • 追梦 » 月半窗

月半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8-08  来源:昆山日报

望月、赏月,最好的季节,自然是在秋天。

秋风凉凉,溽热已散,浮尘已降,空气明净如匹练;朗月之夜,天空深蓝,晶莹如刮过的沁骨的风,生一份凉爽爽的透彻感。

此时,临窗望月,别具一种风情。

临窗望月,月照半窗,月光疏疏、薄薄,窗口将月光切割,如飘雪片片,是那样宁静而安详,那样柔软而熨帖;那月光,又仿佛正散发出缕缕飘逸的清香,弥散满室,让人深深地陷入其中。

此时,宜思乡,宜怀旧。

于是,就常常想起乡居的那些年。居所,北屋四间,坐北朝南,皆为玻璃窗,东屋面南的窗口下,我置一张写字台,写字台上,放一盏台灯。多少个朗月的秋夜,我临窗夜读,总喜欢把台灯压得低低的,光线只照到桌面一方,怕影响了妻儿的睡眠。一页一页的书翻过,于不知不觉中,月亮,便“窥人到半窗”了。

常常是,读至夜深,想起身,抻抻疲惫的腰骨,蓦然举首间,就看到了透过半窗,照进室内的月光。月光,浅浅白白,清清爽爽、明明朗朗;桌面、地面,甚至床头,都是一方方的月亮。照在桌面上的,如乍然翻开的一页新书;照在地面上的,则如水银泻地;照在床头上的呢?与床单相映照,又似朦胧轻纱。那朦胧的“轻纱”,笼在床头,也笼在了酣眠的妻儿身上。

看着月光,端详着熟睡的妻儿,就觉得这月光特别柔软,就觉得一切皆好,就想起“岁月静好”四个字,感觉这里面,真是有一种不尽的缠绵、悠远情怀。

兴致高了,还会禁不住推门出户,一个人,在庭院中徜徉。踽踽而行,脚步轻轻;人,沐浴在月亮的清辉之下,沉浸于秋夜的沁凉之中,思绪翩翩。静静地、悠然地想自己的心事,即觉得心灵恰如一片光洁、自如的月光,真是干净、美好极了。

待的时间长了,睡在西屋的母亲,就会喊我的乳名,吆喝一声:“这么晚了,还不睡啊?”于是,答应一声,悄然进屋。于是,也就常常想起归有光《项脊轩志》里的那句话:“娘以指扣门扉曰:‘儿寒乎?欲食乎?’”觉得,天下母爱之心,皆是一样的伟大,正如这朗朗之月光——光明而圣洁。

其实,不仅仅是满月,残月也好。“纸窗残月上”,孤悄悄的,总有一种莫名的冷寂,总有一份凄然的神伤,自当别是一种境界。

想起宋高宗绍兴二年秋天的那个夜晚,大病初愈的李清照,一个人独卧床头,静静地看着残月爬上半窗,触景生情,写下《摊破浣溪沙》一阙:

“病起萧萧两鬓华,卧看残月上窗纱。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终日向人多酝藉,木樨花。”

大病初愈的李清照,卧看残月上窗纱,是何感想?该是一半欢喜一半悲愁吧。所喜者,病情大为好转,可以独卧家中,读闲书,闲读书;可以看残月上窗纱,看门外之秋景,隔窗,还能传来阵阵芳醇的桂花香。所悲者,随宋室南渡之后,丈夫病逝,一个人孤身漂泊异乡,又加上人老多病,自是有道不尽的苦楚、诉不尽的哀愁。

故尔,李清照这“卧看”之残月,实在是一片漂泊之月,一片孤离之月,更多的,也许是寄托了李清照的一份黍离之悲、一份身世之感。

近千年前的那片残月,月照半窗,半窗残月,照的是一代才女的坎坷命运路和悠悠伤悲情,让人不胜唏嘘,不胜叹挽。

真个是月照半窗,其情怏怏。

 
  作者:路来森   责任编辑:项怡瑾
 
[ 文化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文化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微博

广告服务:0512-36889101|邮箱:kf@jrkunshan.cn

©2012-2018 jrkunshan.cn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5500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