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微信
微博
| 广告服务
今日昆山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原创 • 追梦 » “枫桥夜泊”和“牧童短笛”

“枫桥夜泊”和“牧童短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9-26  来源:昆山日报

秋日,游苏州城外的寒山寺。它建于梁代天监年间,已历1500多年沧桑。它最吸引游客的,是唐人张继的诗。没有《枫桥夜泊》一诗,寒山寺断不能从众多佛刹脱颖而出,成为世界闻名的道场。寒山寺历代的主事者,对这一点是有充分的自觉的,从门外墙壁到寺内长廊,《枫桥夜泊》一诗被世世代代的名人手抄。法书勒石,嵌于长廊一侧,琳琅满目。诗中所提到的“夜半钟声”依然敲响——每年除夕夜,敲108下,旨在消除烦恼、增长福慧。届时万众齐聚聆听。

《枫桥夜泊》的普及率之高,更是惊人。国人不论,它还入选日本的小学课本。我伫立寺前,一遍遍地诵读它,连带地读了另外一侧的七绝,不由得感叹:同是诗人,张继凭一首以不朽。而成千上万写了同类诗的人,沉没于底层。

此诗为何经得住千年淘汰呢?苦思数天,得出这样的答案:其一,恰到好处的切口。所谓“切口”,就是可进可退,所暗示的精神空间极浩渺的节点,也是感情的最佳爆发点。此诗所描绘的时间,是白霜满天的下半夜,月已落,偶尔传来鸟的啼叫,愁绪萦怀的诗人对着江畔枫树、江上明灭的渔火,辗转反侧。船行近寒山寺时,竟听到悠悠钟声。一个“客”字,点出游子的羁旅情怀。同理,杜甫《月夜》的切口,是长安城独自望月,思念鄜州的妻小。李白的《静夜思》,切口是客居之时,半夜醒来看到满堂月光。贺知章的《回乡偶书》,切口是离开家乡五十多年以后归来,在村口偶遇儿童。这样的地点与时间,是不可取代的。其二,抒发的感情,在普适性方面拥有最大公约数,能获得类似遭际者的即时共鸣。其三,表达得巧妙。这些成功的案例,几乎都出自白描,简单,明了,直达核心。

我在寒山寺外低徊,还省悟,这些经典之作所抒发的情愫,有一个教人不愉快的共同点——极短暂、匆促。张继得灵感于夜半钟声传来之际,不管是不是马上挥笔,这种“愁”可不能带下船去。诗外的世俗人生,不允许他困于愁城,他得见人,用世,两眉紧锁的尊容一点也不吃香。

联想到“牧童短笛”。毋论古今,但凡写田园风光,动不动就搬出这一景致。一头青牛,一个天真活泼的童子,一支巧如百鸟鸣啭的竹笛,牧歌萦回于青山绿水中,何等动人!可是,远观犹可,把牧童请下牛背,聊聊天,就明白他的生活多么不诗意。家里穷是不消说的了,不为生计所逼,为何不上学去?放牛,不能放任自流,牛踩坏人家的菜地、偷吃人家的庄稼,可是要赔偿的,牛走丢了更不得了。即使以猎奇者的视角看,吹出来的,多数是白居易所称的“呕哑嘲哳难为听”。尽管可美其名曰“天籁”,但终非音乐;须知村野孩童,并没有机会专门去学,也难得有师傅指点。

“枫桥夜泊”因歌咏瞬间而接近永恒,“牧童短笛”则适于“远看一眼”。综合二者,可大致体悟,这一类经典,有如绚丽的烟花;而时、空与诗人情怀三者,联手制造了得宜的“引信”,它带普遍性的绝美,教人匍匐,教人神迷;而这美又太强大,太醇厚,越是被人品味,越焕发后劲。

明乎此,我们欣赏不朽诗篇,守护稍纵即逝的美,长久地为之感动即够。

 
  作者:刘荒田   责任编辑:项怡瑾
 
[ 文化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文化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微博

广告服务:0512-36889101|邮箱:kf@jrkunshan.cn

©2012-2018 jrkunshan.cn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5500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