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微信
微博
| 广告服务
今日昆山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原创 • 追梦 » 英雄美人两相惜

英雄美人两相惜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9-26  来源:昆山日报

英雄美人两相惜

——小记大武生侯少奎

农历端午,昆曲小镇,阳澄曲叙,来自长三角的曲友,欣赏了苏州昆剧传习所的《红楼梦传奇》,又在历史文化展示中心拍曲相聚,悠悠雅韵,清流绵长,当此时,一位高大伟岸的北方汉子出现了,见到多年的朋友,见到小镇的镇长和宣传委员,先生笑逐颜开:我又回来了!

回来了,回“家”了——先生是来为改造后的巴城影剧院举行“开台”演出的。

“开台”并不罕见,难得的是,先生说,我身体不行了,在美国期间,痛风,那个疼啊……还不小心跌了一跤,半个脸肿得像个大面包——我不演戏了,这次来巴城演出,可能是我的“封箱”之作,也是向 “老祖宗”(昆曲发源地)汇报,以后我就不演了,不能再演了……

听先生如是说,多少回忆一一涌上心头——

先生是侯派艺术的传人。毛主席在世时,指定要看的几出戏,其中就有先生父亲侯永奎的《夜奔》。这时他父亲生病,江青就把侯少奎叫去,表演给她看,当场就说,真漂亮!并且决定:少奎,就由你给主席录像……

2012年年初,第一次在北京大兴开发区采访先生,先生几次出门,在冰天寒风里等候,不时念叨:怎么还没到?的确,寻寻觅觅,差不多找了一个上午,才到了一个名叫“亦庄”的镇,找到先生的住所。我赶紧说,快进门,别冻着!

先生人高马大,大红的运动衣,即便素装,也显示出“关公”的威武和“赵匡胤”的皇家气度。

也就是这次采访,感觉到了赫赫有名大武生的儿女情,先生的善良和敦厚。先生收留了路边的伤残狗,是被汽车压的,一只腿已经腐烂。女儿晓牧见了,赶紧用塑料纸包好,急忙送去宠物医院。腿保不住了,伤口生蛆,非得截肢。截肢,保住了狗的命。女儿把这个名叫“牛牛”的伤残狗寄放在父亲身边。先生精心养护,宠爱有加。看得出,三条腿的牛牛过得非常幸福,开心。

先生笑谓,我又多了个“残疾闺女”……(后来去美国,担心无人照顾,索性带到美国女儿那里了,至今还好好地活着呢。)

第一次看先生的戏,是纪念周传瑛诞辰一百周年,先生在杭州,和周好璐演《送京》。先生的“厉害”就在于,他演的赵匡胤一出场,就让你感觉到,这个人是要当皇帝的……

后来说起《送京》,先生说,父亲反复强调“不动情”,一动情就走不了了。有情,不能动情,正眼都不能看。我几十年演下来,也琢磨,千里送京娘,不可能一点也没有感情,赵匡胤肯定是有感情的,人心都是肉长的,只是不能动情,不能乱,不能儿女情长,因为他是有大目标大志向的,所以临别要上马了,赵匡胤看着京娘说:“贤妹,后会有期!”

先生的另一个代表作《夜奔》,在上海演过,苏州也演过。苏州开明大戏院演出很轰动——先生笑眯眯接着说,挺好玩的,演完后,我们回住地,有人说,少奎,有人找你。我说怎么会,苏州怎么会有人找我?说,真的,一个女的。我更不相信了。你真不见我说了啊。就去吧,看看谁。一看,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我说你找谁啊。我找侯少奎(卸妆了嘛),我说我就是。就是演《夜奔》的侯少奎吗?我说是啊。她说我看了,我非常喜欢(你),我是苏州唱评弹的。我说我喜欢评弹啊。她说你喜欢评弹,今儿您听我去唱评弹吧。我说行。她穿旗袍,抱着琵琶,漂亮极了。她说我喜欢你——当时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20岁,女朋友17岁,要没有女朋友(笔者:那就跟你“夜奔”了)……

看完评弹,第二天她约我,说请你吃饭,我说我请你。就吃了顿饭。她说你走时我送你。我说别……谢谢你,咱们后会有期(赵匡胤送别京娘语也)。后来我们就没有联系,因为我有女朋友了,不合适。

英雄自有美人爱,“京娘”古今有灵犀。一个名叫“醺”的女孩,被《刀会》震撼,倾慕英雄,芳魂颠倒。暗恋,苦恋,痴恋!发誓非先生不嫁。先生夫人走后,女孩不再折磨自己:翁帆可,我何不可?便直奔北京,当面表白:愿以芳心结同心,陪伴英雄到白头。

先生感喟不已,依然英雄本色,有情却不动情,再次上演现实版“送京娘”。

没有“夜奔”,没有“掠美”,但是,青春始终在先生身边徘徊。

先生的青春是在认识了香港曲友吴洁贞之后。

吴洁贞是广东人,喜欢看戏,什么戏都看,有一天看到岳美緹的《惊梦》,从此一梦不醒,只追昆曲,海内外无论哪里有昆曲,她都飞过去看,而且是“独行侠”,并不加入任何一个“粉丝团”,她就是自己买票自己看,一个人去体验,去欣赏,去和昆曲对话、交流……

这就认识了侯少奎,惊艳也惊讶:人间亦有如此英雄!

为了和“老师”沟通,以前只说广东话的吴洁贞赶紧用心学普通话。

2013年11月初,笔者第二次在香港城市大学采访,但见二人出双入对,恩爱有加。老师精神焕发,气色绝佳,在示范表演《夜奔》时,一腿跃起,超过九十度!

说起日常生活,先生由衷地称赞洁贞:她很会照顾人……又说,老天眷顾我,给我精神给我功力给我嗓子给我……

洁贞也说,老师会做饭做菜,非常好吃!拉面时依然威武气势,不愧为“面神”称号!

老师女儿很喜欢吴洁贞,几乎每天都要和她微信联系,要她怎么叮嘱她爸爸注意些什么——吴洁贞打开手机,把昨天晚上的微信语音,让边上的张继青看……

一旁的郑培凯教授说,这喜事什么时候办?广东人的女婿应该在广东吧?

吴说,老师说要在北京……

都说,这是侯老师的福气,也是昆曲的福气!

现在,先生以81岁高龄,来巴城为改造后的影剧院“开台”演出,是巴城的福气,也是昆曲的福气!

晚上7点,演出准时开始,《宝剑记·夜奔》《青冢记·出塞》,都是侯派艺术的代表作品,接着是《刀会》,这是大武生的经典,也是侯派艺术的巅峰之作,2009年拍电影时,先生扮演关公拍外景,威风凛凛的“关云长”,骑着高头大马在乡间大路上行走,马蹄哒哒,尘土飞扬,当地百姓见了,当是真关公现身,纷纷倒地跪拜——“活关公”之美誉,由此传开。

“大江东去浪飞叠”,先生一嗓子,关老爷的英雄气概便震慑全场,掌声雷动,观众无不大呼“过瘾”!

演出结束,接受记者采访,先生说,巴城是我们昆曲的源头。北昆也是从南昆过来的,乾隆时,老师把昆曲带到北方,有了北昆。这是整个昆曲的骄傲。巴城是我们(昆曲)老祖宗的地方。我们来“开台”演出,是(阳澄)曲会的一部分。头一场,关公戏,以后可以继续演出了。

我把现场的图片发给吴洁贞女士,她说,谢谢杨守松老师,拍摄真棒!我看现场直播,非常棒!非常成功!

不一会,洁贞发来一组图片,都是她饰演京娘的剧照,不由得惊艳也惊讶:美哉,京娘!美哉,洁贞!

有一幅是先生教洁贞如何演京娘的,还说,我的《千里送京娘》是侯少奎亲授的,他教学生时我陪伴在侧;回到家呢,他有空就常常教我唱腔,给我配合,指导我的身段表演,分析京娘的人物和内心感情,真是非常认真的。

见此,不由心动,《夜奔》《刀会》《送京》一一从眼前快闪而过,于是提笔写道——

大江东去浪飞叠,

英雄美人两相惜。

 
  作者:杨守松   责任编辑:项怡瑾
 
[ 文化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文化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微博

广告服务:0512-36889101|邮箱:kf@jrkunshan.cn

©2012-2018 jrkunshan.cn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5500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