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微信
微博
| 广告服务
今日昆山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原创 • 追梦 » 看草

看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9-29  来源:昆山日报

从没有喜欢过城市里规规矩矩的草坪,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出身名门的那些草。它们的气质里,有不欲人亲近的娇嫩与高傲——这哪里是草?分明是一群需要精心呵护的小少爷啊。

我心中的草,是严冬野火烧不尽的那一段苍茫,是初春只许遥看的那一抹嫩黄,是夏天疯长后掩盖牛羊的那一片浓绿,是美人绿罗裙边的一径芬芳……

楼下铺地的方砖,中间有圆孔。不知什么时候起,砖缝圆孔间悄悄钻出一蓬蓬的野草来。它们真是顽强,经过一个夏天的雨水,枝叶相挽,声气相求,居然纠缠成了一片。

虽然这些野草距离“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境界遥不可及,但是每天回家的时候,我总要停下来看看它们,一片不知名的野草,带给我的心灵喜悦,仿佛邂逅故人。偶尔折一枝放进嘴里,味道是往事般淡淡的苦,又带着故人般淡淡的甜。

毕竟时令已是深秋,草们悄悄地把自己的绿茎变成了紫红。清晨经过,伸手一拂,成串的露珠从掌中跌落——成串的往事浮上心头。

记忆,在刹那间无比分明。多年前,曾经和小伙伴放学回家。扔下书包,一手拿馒头一手挎竹篮,结伴割猪草去。将近天黑了,贪捉蜻蜓的我,篮子里还只有薄薄一层的“密密蒿”,同伴们就每人从自己的篮子里抓出一些分给我。现在还记得。在逐渐加深的暮色里,我和那些小伙伴们把自己篮子里的草翻了又翻,尽量让它们蓬起来,这样可以显得多一些。那些分给我草的伙伴,她们中有的叫晓霞,有的叫碧婵……

后来,我再也没有得到过那么慷慨的馈赠了。

前几天下了一场雨。回家时刚走到草丛边,草香气和土腥气就挽手相拥而来,扑入我的鼻腔,顿时神清气爽。为什么屈原说“香草美人”?原来唯有草的香才和真正的美人相配,也唯有真正领略过芳草气息的人,才知道美人的含义。

这些草,我并不知道它们的名字,想必不是从《诗经》《楚辞》中一路走来的藤萝薜荔、杜若蘅芜、紫芸青芷之类,但就是这浓烈粗犷的草香呀,把眼前生长成了天涯。

黄昏的草丛,一副随遇而安的样子。在浩渺的秋风中,不慌不忙地从丰茂长到萧瑟。一只灰黄的蚂蚱仿佛生气了,跳上绛红的草尖挥舞着它短短的触须;一队蚂蚁秩序井然,齐心协力地往家里拖一只小小的虫子;还有一只螳螂,扭着头,一直往天上看……

草的世界,并不是安静的。只不过看看它,人的心就安静了。

 
  作者:陈晓辉   责任编辑:项怡瑾
 
[ 文化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文化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微博

广告服务:0512-36889101|邮箱:kf@jrkunshan.cn

©2012-2018 jrkunshan.cn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55001号-2